我所生活的小时代——写给2013我们的毕业季

/ 0评 / 0

今天我从武汉理工那头的中信银行缴完签证的费用回来,绕过牡丹亭,便径直朝着西三楼栋走去,却被一个蓝色围墙挡住去路,才意识到西三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宿舍。那时就心生出一些毕业的愁绪来——这是在所有人感慨后、挥手后我才有的感观。

我是七月才搬的寝室,搬的时候琳和我运了两趟四轮车,又加上小强运了一趟三轮车,大汗淋漓之际,才能明白自古人们为何而安土重迁。四年积累下来的物品很多,竟然也会从箱底翻出一些四年前的书信。新宿舍在元宝山一栋,和研究生住在一起,所以学术气息更加的浓烈。除了和之前一样傍着一个食堂之外,最大的好处就是这里绝对足够偏僻,整天不会有一个汽笛声,所以早晨呼呼大睡的时候,能够“叫醒你的只有你的梦想”。

我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人,也许真的是觉得自己还没有毕业,一群群泪人没有勾起我毕业的伤感。我只是觉得,宫伟在东门嚎吼的那句“华师,我走了”,现在仍回荡在华师的上空。我在档案馆给班同学投递档案的时候,才真的会感慨,一群生活在一起四年的同窗,如今真的就这样各奔东西,从事完全不同的工作,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

把琳送到家,然后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了属于我们的异地恋。肢体相貌和房子车子始终成为父母挑剔的重点,所以朋友圈中被看好的爱情,也会被加重了考验天平的砝码。我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恭敬和谦卑,深深感恩和敬佩眼前两位长辈的辛劳和励志。所以我不去反驳他们的挑剔,只是继续做好他们眼里的穷小子形象,做饭、扫地,还有说好的一起去搬砖盖房子,陪着琳一起给父母尽孝。

毕业之后,健子和潮子在空间里面各种感伤,轩子则保持向来的谨慎和低调,在我们的交际圈里默默的潜伏。而我,则继续忙碌我已经忙碌大半年的学工部工作。班群里面则每天都会有人冒泡,各种吐槽毕业后的酸甜苦辣。

连秦过来拿东西那天,一路上我们聊了好多关于工作的话题。我们谈苏宁的体系和架构,谈部门,谈职业路径,就深深的觉得平时我们对他的误判,每个人都会在工作中爆发自己的能量。才会突然觉得,企业真的是自己向往的一片天,因为那里埋藏了太多的梦想。

去潮子家做客的两天,总算是满足了我多年想要尝一下鲁家美食的夙愿。虽然一直惮于上火带给口腔的“变化”,美食当前还是吃得酒足饭饱。和在潮子家里的宾至如归让我陶醉的一样,还有流芳道路的宽敞无垠,以及黄龙山山顶的阵阵清风。

借着办理护照的机会抽空回了趟家。推土机继续刷新着我对于家乡的印象,很多工厂又扩大了地盘,又有很多高傲的山头倒下,林立而起的是一幢又一幢的厂房。我妈请了两天假陪儿子,依然是做了大桌子菜,依然会问个不停学校的点点滴滴。最快的速度办好护照,便接到学校的电话,又一次离开家。家总是最容易催泪的地方,无论人多么铁石心肠。只是我始料不及的,爸竟也跟着我和我妈落泪了。

#p#(二)#e#

两年专职工作被取消后,我和李鸿最终还是回到起点,成为一名普通的硕士研究生。只是不同的是我们已经经过了一个华师学工部一年的培养,所以我和李说不要觉得失落,这是我们新的开始。只是在这一年的“2+3”辅导员的光环下,这样的“大起大落”,产生的身份落差其实是巨大的,虽然我们经历学生到老师,再回归学生的日子仅仅才一年不到的时间。但是,至少当我现在很从容的和别人分享这一段经历的时候,就能够深刻的感觉到,这就是自己的成长了。所以,当我和小户李盈和陈铭一起工作的时候,邵老师说我和他们就是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的时候,其实我是感慨万千的。

其实写在这篇文章里面,关于工作的总结应该是有很多的,只是我总觉得把它们用文字呈现之后就会和我要表达的意思相离甚远。因为一直扮演技术角色,所以我几乎参与进去了学工部的每一个大型活动,从最开始的先进集先进个人表彰,从湖北省心理健康年会,到湖北省政工干部培训基地班,到湖北省辅导员职业技能大赛,再到我们年级的毕业典礼。还有后来和邵老师、叶航和慧峰一起做的微博微信微访谈和教授午餐会,一起做概念,做管理,做技术。所以我也因此结识很多管理和技术很好的牛人。我是比较欣赏和喜欢华大桂声团队的,但是学工部很缺少这样的团队,所以我和两个老师也在开玩笑说,学工部一直在做和学生相关的工作,但是离学生却那么遥远。我之前邀请李蒙来主持I校园网站的时候,他却要求和桂生团队一起,我想这种有凝聚力的学生团队,正是学工部所缺少的。

最终“I校园”定位为学工部门户网站的时候,我其实是有一些失望的。但是事实总是这样,我们的标准总是因为现实的条件制约而不断的放低。其实抛开现实的说,“I校园”如果能够按照之前的构想被付诸实施的话,其实对华师的媒体来说是革命性的改变,我们都在期待这样一种改变。但是目前来说,它只能默然成门户,而各个板块的内容最终只能被每个科室的职能内容所决定。所以,我又把所有的寄望放在了“I华大”身上。

健子今天发了一个中关村旁人大和广埠屯人大的对比,写的稍许感伤。但也催生我去北京走一趟的冲动。正好18日美国的签证,可以预留一些时间出来,我想我一定要走过那座中关村的天桥,听着标有中国特色的那句“发票,发票”,然后去北大校园里面静静的走一走,然后从王府井百货的繁华路段匆匆而过。

给潮子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上了火车最终奔向他的工作岗位,却也来不及正式的送行一下。如同今天帮李鸿买的小米和寄送出去的文件与顺丰结缘一样,在大脑数据库中顺丰和小梦子是一组对应关系。深深的祝福,埋在这里。

而我自己,马上要去充满幻想的美国,以及去经历研究生的学习,还有去面对来自学习、工作、爱情和生活方方面面的挑战。

最后,涛哥的行李等你回校转你,还有小强也要赶紧联系我。今天接到双爱换号的通知后,发现已经有很多人与另一个城市进行了绑定,把对你们深深的祝福写在这里。

正值郭导的《小时代》热映,所以命名为《我所生活的小时代》,送给陪伴我经历我们的小时代的你,也献给属于2013年夏天的毕业季。

 

一三年七月中于华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